首页
1
会员专区
2
各地时间银行 3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5128.html 国外养老制度盘点:美国有老年公寓 日本有时间银行 国外养老制度盘点:美国有老年公寓 日本有时间银行 国外养老制度盘点:美国有老年公寓 日本有时间银行 来源:了望东方周刊 作者:吕爽 骆晓昀   2012年11月26日 14:41 原标题:“老年”中国向谁学 上海市已经在研究老年护理保障计划,将借鉴日本“地区综合护理服务系统”,在一定半径的社区范围内,配建小型养老护理服务站点,提供居家养老照料和登门护理服务 《了望东方周刊》记者吕爽、骆晓昀报道 1988年近66岁的阮瑞仪和老伴唐英敏离开了上海,去美国纽约和大女儿一家一起生活。如何申请到美国的老人屋幷且在不拖累子女的情况下过好晚年,是他们的养老故事。 居住在大阪的福田,已经70岁了。作爲社区活动的积极分子,福田组织了老人读书社。“现在政府收钱越来越积极,而我们的福利越来越差了。”他说,前几年,隔段时间会有护理人员到家中探望一次,平时还会有电话随访,而现在已经没有人来管这些了。 面临养老问题的不仅仅是中国。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均在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养老问题上进行艰难的平衡。 美国养老故事 到美国已24年的唐英敏目前居住在纽约的老人屋裏,这是地处纽约黄金地段的房子,面积约6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这个地段的这个面积的房屋,现在每月租金超过2000美元。”唐的大女儿阮淑英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对于收入很低的老人而言,根本无法承担。 而纽约对老人屋的房租规定使得老人屋的政策得以持续执行:即老人只需支付自己收入的1/3作爲房租,差额部分由政府补足。例如,房屋的市价租金爲2000美元,老人的收入是900美元每月,那老人的房租支出只需300美元,其余的1700美元由政府补贴给房东。 政府对养老的福利政策不止于房租补贴。唐英敏和老伴阮瑞仪入住老人屋后,每周享有7个半天的免费看护服务、全免费医疗救助服务、1美元电话包月服务,以及每月近200美元的食品补贴券。 这让阮淑英在爸妈养老问题上的负担减轻了许多。 阮淑英在美国的职业是一名社区医生,她的丈夫从事建筑设计行业,24年前父母来美国和她一起生活的时候,自己的一双儿女正在念大学,父母来了以后本来正好够用的公寓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在美国55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向政府申请老人住房,房源在每个区都有,因此在父母来美国两年后,阮淑英开始著手爲他们申请老年房的程序。 在美国,如果老人身体不错,生活能够自理,老两口完全可以独立生活。所以,集体照顾生活型即老年公寓型的养老方式较爲普遍。这种生活也属独立生活方式范畴之内,但许多方面比单独居住还方便得多。居住区一般提供午餐或午晚两餐,免去买菜做饭这一生活中的大负担。同时,居住区内的交通、游泳池、医疗点、银行、便利店、理发美容店、洗衣店、打扫房间和安全保卫服务等设施一应俱全,完全可以满足日常生活需要。而且,凡是居住公寓楼的住户,对公寓内所有的保健和运动设施的使用完全免费。 如果老人身体不好,就需视情况雇人帮助照料饮食起居。雇人的种类有钟点工、白天工和全日工等。也有需要专门人员照顾的老人,选择到养老院生活。在养老院生活有点像长期住医院,但以养老生活爲主。在这裏生活起居每日有人照顾,幷根据需要进行医疗和体质甚至是肢体、语言功能训练。但这类养老院收费不菲。 支付这些养老费用,主要是由老人自己和家庭、保险公司和政府三者共同承担。但养老机构也有经营性质和慈善性质之分,绝大多数属经营性机构。一些穷人付不起费用,也可以申请政府的救济计划享受养老。如果家庭资産用完了可以申请政府救济。 美国的养老政策对穷人和富人都较好 政府通知看房的时候,唐英敏正回国探亲,女儿阮淑英便陪著老父亲去看了抽到的房源,当时他们打算如果房源偏僻、条件不好就放弃这次机会,等下一次再抽签。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老人房位于纽约最高级的住宅区附近,中央公园旁边。 “这是一处犹太人的房屋,屋龄很年轻,设施也齐备。” 父亲阮瑞仪幷不满足于在家裏安养天年的简单生活。爲了打发时间,会计出身的他开始爲一些华人小企业做账,“美国的退休金计算是按照点数分档的,主要基数是你退休前30年平均的缴税数额。”阮淑英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老年房的分配原则采取排号和抽签结合的方式进行:即排号前列者通过抽签决定不同的房源。“填表是个复杂的程序,对没有融入美国社会生活的华人来说比较困难,我们的运气不错,交表后半年就抽到了房子。”阮淑英说。 2004年阮瑞仪罹患胃癌,手术前他回到上海见了亲朋好友,回到纽约,最终因手术不治离世。而没有在美国工作过一天的唐英敏至今住在老人屋裏,享受著所有的福利。“我爸爸生前的福利转移到妈妈身上。” 但是这样的福利仅仅针对老人,如果其子女去探望父母,需要留宿老人屋,必须提前申请,且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星期,一旦被举报将失去继续居住的资格。 阮淑英说,美国的养老政策对穷人和富人都较好,但对于中産阶层则相当苛刻。“只要银行账户上有2000美元的存款,你就不能享受养老院的政府补贴,而一般美国的养老院月收费要高达1万美元左右,退休后的普通人根本住不起,如果你想用政府补贴住进免费养老院也可以,请把所有的钱先花完。” “我的一个朋友,退休前年收入有15万美元左右,在美国算是中上收入了,退休后她和丈夫觉得负担不起纽约的生活,在智利买了房子,去那裏养老了。”阮淑英说。 介乎保险和时间银行 “国外的确有一些非常好的养老经验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像美国的太阳城就是老年社区的经典案例。这是一个房地産项目,完全商业化。又如一些养老公寓把养老和金融资産盘活结合在一起,这也是一种养老模式。再如日本的时间银行,长期护理的办法也非常好。”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口专家委员会委员彭希哲对《了望东方周刊》说。 在日本的城市街头,随处可见老人的身影:上下班高峰时,地铁裏头发花白、西装笔挺的老人与年轻人一样步履匆匆;在餐厅裏,60多岁的大叔和20多岁的小伙子一样,身著工作服在餐桌间忙碌;而在街头行驶的出租车驾驶室裏,更是以满头银发的老年人居多。 日本政府公布的2010版日本老龄化社会白皮书显示,截至2009年10月,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同比增加79万人,达到了2901万人,创下历史新高,占总人口的22.7%。据专家预计,到2055年日本人口的老龄化比率将达到40%左右。与中国养老问题面临著相同的问题,日本的老龄化也伴随著“少子化”现象。 目前,日本老人有在家庭养老的,就是我们所说的居家养老;也有在养老院养老的,但更注重营造家庭的气氛;还有就是老人们白天聚在一起说话、喝茶、吃饭,晚上回家,这被称爲居家日间服务。 位于大阪市中央区的一家居家日间服务中心的二楼,老人活动室被布置得十分温馨。老人们不仅可以在这裏唱卡拉OK,做手工,还可以享受美容、康复训练、洗澡等服务。 日本爲老人提供服务的机构大体分爲两种:民营的老人福祉设施和私立的高端养老院。两者经过政府批准后由民间企业来经营,民营机构接受政府补贴。 爲了保证养老院的良性运转和避免虐待老人现象的出现,政府在老人服务机构自我检查基础上,引入更爲客观和公正的第三方评价体系,包括硬件上的建筑、设备、人员配置以及软件上服务质量、老人评价等。这些评价不是通过简单的检查、打分来达到警示督促的作用,而是在分析养老院现实的基础上由专业机构提出更好的改善方法。 2000年,日本在世界上首推养老护理保险制度(介护保险制度),国民需要交纳一定的保险费,65岁后就可以接受这项保险提供的服务。需要介护时可提出申请,经审查确认后可享受保险部门提供的不同等级的服务,被保险人只需承担10%的费用。 日本的养老护理制度有精细的划分,将需护理程度分成了不能站立、不能步行、不能脱穿裤子、不能排便、不能用餐、不能吞咽食物、不能记忆等级别,幷按照这些不同的级别提供登门访问型、赴养老机构一日型、短期入住型、入住特别养老机构型、入住老人福利院等不同服务。 配合养老护理制度,日本还推行了“地区综合护理服务系统”。具体来说,是要打造“30分钟养老护理社区”,在距离大概30分钟路程的社区内,建设配备小型养老护理服务设施的新型服务社区,推行小规模多功能型自家养老护理和登门访问看护。 再好的设想也需要人来完成。但是在日本同样面临著养老护理人员匮乏的问题。在日本,养老护理人员的工资待遇不高,平均月工资20万日元。而日本国民人均月工资标准是50万日元。爲此,日本政府日前给每个养老护理人员每个月增加了1.5万日元的工资。 而“时间银行”概念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日本养老护理人手缺乏的问题。 日本时间银行的形成,是因爲大环境的关系,1973年石油危机,日本政府没有预算,无法再提供民衆公共服务,只好请民衆互助。在养老问题上,时间银行便成爲了“今天我照顾你,明天他照顾我”的循环养老服务模式。 “上海市正在研究老年护理保障计划,借鉴先期老龄化国家的经验,发展多层次的社会养老服务,构建机构养老、社区居家养老、医疗护理爲一体的服务体系,探索护理保障资金支持。尤其是大力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以上门、日托爲主要形式,提供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慰藉等爲主要内容的服务,满足老年群体多样化的养老需求。”上海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章淑萍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时间银行的概念,我们也考虑过,但是中国城市人口流动率太高,如果在某地爲老年人服务几小时后,到其他地方是否仍然承认服务时间有效。这就要政府有一套完善的养老体系和政策来支持。” 彭希哲说。 养老政策需要整合成一个体系 “日本的老龄化问题应该成爲中国的前车之鉴。” 日本外务省日中经济室室长古谷德郎曾公开表示。 早在1963年,日本政府就推出了倡导保障老年人整体生活利益的《老人福利法》。这部法律迄今有过多次修订,其主要内容有:政府出资修建特别养老院,爲痴呆、卧床不起等体弱老人提供服务;强调发挥老人丰富的经验和知识特长,爲他们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探索和逐渐确立一种适合于老人居家养老的方式和体制,强化对居家养老服务人员的专业培训和组织建设,幷在财政预算上实行优惠政策;组织“老人俱乐部”,吸引老人参与社会活动;强调社会福利的地方化和一元化,加强地方政府对老人福利的责任和职权。 当然,日本、美国等均属发达国家,养老的标准相对比较高。但重视养老问题是值得借鉴的。 2012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 针对养老方面的问题,“我们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改)做立法调研的时候提出了一些意见,比如考虑要有一个统领全域的机构来关注养老问题。针对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府的养老机构还要适当放大。适当的社会、政府养老要放开一点。家庭养老的功能在弱化,要呼吁社会化多元的养老机构。而这些都需要从法律上给予确定和解释。”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史秋琴对《了望东方周刊》说。 修订草案新增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以居家爲基础、社区爲依托、机构爲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鼓励、支持专业服务机构及其他组织和个人,爲居住在家中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紧急救援、医疗护理、精神慰藉、心理谘询等多种形式的服务。 草案还规定,国家建立健全家庭养老支持政策,鼓励家庭成员与老年人共同生活或者就近居住,爲家庭成员照料老年人提供帮助。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老年人问题给予很大的关注,财政支出也在增加。 “现在问题就是资源还没有整合,这需要在政府机构中设立这麽一个相关的部门来统领全域,协调其他部门。然后,就要建立一系列老年人的公共政策,包括推进老年发展的相关政策和措施,提高家庭养老的能力,鼓励志愿者服务,鼓励政府出钱购买养老服务。这些政策都需要整合成一个体系。现存的居家养老、长期护理等都离不开相应的法规条例。在一些细节上,政府要鼓励推动,媒体要引导舆论,这样,我们的养老问题就可以逐步得到改善了。”彭希哲说。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3132.html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一)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一) 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一) 来源 timebanks.org 时间货币应纳入税徵吗?  国税局曾作两次裁定时间银行既非商业性之以货易货,也未创建任何合同权利。国税局裁定,对於以赚取信用点数为报偿的义工是没有纳税的后果。这一裁决是着重於组织的慈善本质、计划执行的慈善层级,并且该组织不是商业营利性交易社群以及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都不须考虑费用却会得到服务的事实。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阅读我们的创办人,埃德加・卡恩博士写的”关於税呢?  ”的文章,以了解更多有关国税局如何区分时间货币和货品交易。 主题: 时间银行和国税局 这是不是就像是以物易物?  会员赚得的时间信用点数会被徵税吗?  作者:Dr. Edgar Cahn  (美国时间银行创办人) 关於税呢?国税局曾作两次裁定时间银行既非商业性之以货易货,也未创建任何合同权利。 第一次是由国税局的区域办事处裁定,是涉及在密苏里州执行由州资助的计划 。国税局表示对於以赚取信用点数为报偿的义工是没有纳税的后果。这一裁决是着重於组织的慈善本质、计划执行的慈善层级,并且该组织不是商业营利性交易社群以及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都不须考虑费用却会得到服务的事实。  第二个裁决是个人裁决,涵盖一个专门设立以产生会员之间的交换的计划。给出裁决的主要原因是,信用点数是主要用来激励成员,并且当成员赚到或借贷信用点数并没有产生任何合同权利。  大家很明显的可注意到此裁定是考量一个熟练的商人与一个画家所贡献的劳力,在时间上是等值的, 而非关其市场价值,信用点数主要的目的显然是为激励会员。道德劝说是唯一督促会员消除信用债务的手段。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3217.html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二)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二) 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二) 来源 timebanks.org 这项裁决点出了一个区别,即商业易货交易是在於易货信用是可以被购买的,而由此所背负的债务是可以以现金付款方式抵消,而每一笔交易都会有佣金产生,且各方的动机都是为了利润。在此状况下,所有参与成员都负有法律强制执行的合同义务。 这项裁决借鉴了税法的一个概念叫“设算所得”。在某些状况, 我们赚取利益,但不需徵税。当我们生产的东西是供自己的消费,即可不被打税 , 尽管我们是因自己的劳动结果而收到利益。与配偶或子女间互相服务 如洗碗,切割草坪,或倒垃圾也不列入综合所得纳税。事实上,这些是可以雇人执行的,因此就算这些活动可化为现金价值,也不会改变当家庭成员执行这些工作都不算为应纳税所得的事实。  设算所得的概念,通常适用於非商业基础上的非正式交易, 对提供的人免除其为自己或家人所作各类服务后的赋税。当以下几种或全部的考量情况出现时,会引用此概念。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3804.html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三) 美国----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三) 时间银行和国税局(三) 来源 timebanks.org   关於税呢? 这是不是就像是以物易物?会员所赚的时间货币不会被徵税吗? Dr. Edgar Cahn  开始发挥作用:交换类似的服务:没有任何偿还债务的合同义务依靠道德劝说讨债,服务著重於一般是由家族成员所提供,在交易中,永久债务人的存在,使用时间,而不是市场价值的计量单位。  当一个亲戚来做保姆、当提供听力检查服务给学校、探访住院的教会成员、  参与了汽车共乘,我们也都从别人之处收到好处,而国税局不会将此视为应纳税之所得。将时间银行信用点数视为如同共乘的延伸是有可能的。家人、共乘的哥们、 一个慈善或宗教会众成员、都代表了非市场经济圈的扩大与延伸。 国税局依据以下的理由将时间货币方案与商业易货社团作区别 : 该组织不收取仲介佣金 无法以现金购买信用点数或抵销债务 交易中有对等服务的优势 并给予所有的服务时间相同的价值 虽然难保国税局不会在未来某个时间重新考虑其立场,但这似乎不太可能。时间交易的非契约性;慈善目的进展;并且方案著重於重建家庭、邻里和社区,这些都会使时间货币不太可能被视为应纳税之所得。 如果国税局真的想制定法令向退休人员徵税只因他载送他们的邻居去看医生,政治纠正会是一个明显的解决途径。但这种自助式货币甚至包含了自助式的防御以对付国税局。   人们赚取的时间货币可以很干脆地给免税的会员组织以赞助该计划。他们实际上可以说,我们相信互惠的规范超过使用合同制约。如果我们真的有需求,我们宁愿将我们的信任置於彼此之间。  在共和国初期,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观察后说出举世闻名的话“拥有收税的力量也包含了摧毁的力量" 。君主-人民关系中认定君主拥有终极权力, 这有可能发生在时间货币上, 就是去创造货币而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避免国税局的毁灭力量。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5084.html 纽约----时间银行志工互惠 总裁替小孩修电脑 纽约----时间银行志工互惠 总裁替小孩修电脑        时间银行志工互惠 总裁替小孩修电脑        王良芬/专题报导 中国时报 2008.04.11 才满7岁的男童艾力,向来活蹦乱跳,但这一刻,却从容地解说手机功能,帮独居老人设定密码,教导存取语音留言,以及用手机录音、拍照。艾力像个小老师,很有耐心地解说,老人记性不好,没关系,小艾力再教一遍。 一头栗色卷发的艾力,是纽约「时间银行」最年轻的会员,他把玩耍的时间省下来,留给有需要的社区老人。艾力指导老人上网,帮忙开设电子邮件帐户,教老人收发邮件和MSN通话。纯真、热情的男童心灵,带著老人进入21世纪的科技世界。 每回出勤一趟时间服务,艾力在「时间银行」(Timebank)的帐户,就多一笔时间积点,即是可流通的「时间货币」,点数随时可提取使用,有的会员用积点请人看顾老幼,或著请人油漆、学习外语,也有人利用积点举办派对。 「时间银行」(TimeBank)成立於1980年代,为娇生公司名下的基金会成立,现为国际流行的志工互惠服务,入会完全免费,会员登记个人专长和才能,透过「时间银行」讯息网络,会员互相寻求和提供劳务。会员每次提供劳务后,所服务的时间存入账户,等到自己有需要时,可以领取出来,得到别人时数的帮助。 目前「时间银行」在全球已有300多家银行,会员间所通行的「时间货币」,是用自己的劳务或知识,提供他人解答或帮助,以换取所需的回馈服务,是一种非经济与非对价的交易。 「时间银行」藏龙卧虎,纽约负责人布乐克(Mashi Bleck)说,任何人都有提供服务的能力,艾力虽然只有7岁,却是「时间银行」的大户。纽约市最老的会员为一名92岁的老太太,她擅长家事烹饪,帮助工作忙碌的会员做菜,老太太个儿矮小,会员事先将要用到的材料、器具移到低处,方便老太太做事。 尽管是人人可以入会,但仍需填写两名关系人,以供「时间银行」查证,并拍照存档,每次从事时间服务,银行有专人追踪,以确定劳务品质。若是代人照顾幼儿或老人,必须通过犯罪背景调查;至於替人按摩或教导瑜珈等,则需出具专业执照。 时间志工人才济济,有人会修水管、马桶,油漆、园艺、清洁、搬家,有人会跆拳道、打棒球、演奏乐器、骚莎或国际标准舞,也有人会美发、护肤、修改衣服和拖地板。简单一点的,如陪人散步、听人说话、读报纸等,这些服务都受人欢迎。 不过,大材小用经常可见,花旗银行副总裁兼执行长为「时间银行」会员,他自认专才是修理电脑,有回布朗士的一个非裔小孩的电脑坏了,副总裁二话不说赶去,闷热的七月天,对方家里没钱装冷气,他汗流浃背,湿透了名牌服饰。因为电脑实在太老旧,很难修得好,最后是面红耳赤败阵下来,非裔小孩却十分感动。 72岁的乔治为退休工程师,他定期照顾一名90岁的老太太,前一阵子乔治因心肌梗塞,被紧急送医急救,他清醒后,第一通电话打给老太太,表示抱歉当天不能来了。在强烈的责任心驱使下,乔治出院后立刻飞奔到老太太家。「时间银行」的纽约经理米亚瑞斯(Ana Miyares)说,彼此非亲非故的会员,却是紧紧联系在一起。 「时间银行」如同一般银行,也有借贷项目,却不需要担保人。许多人在危急需要时,才知道「时间银行」的存在,先接受会员劳务时间再说,等到问题处理完善后,再加入「时间银行」,努力累积时间点数,以平衡赤字。 米亚瑞斯说:「我们从不担心银行出现赤字,毕竟申请加入者,大都具有爱心。银行业绩多年来都很好,很多人只存时间,却从来不提取。」米亚瑞斯之前是在迈阿密的银行家,她放弃可观的高薪收入,投身於「时间银行」,推动社区互惠劳务,20年来丝毫不后悔。 米亚瑞斯个人在「时间银行」也储存了颇为可观的点数,她笑称,这类似「退休储蓄投资」,等到有一天老了,需要人照顾时,就可以利用所积存的时间,换取别人的劳动服务。 「时间货币」更可突破国际货币兑换限制,有些国家的时间积点可在海外使用,从抵达机场开始,当地会员提供接机、住宿等服务,导游也是由会员担任,可以省下不少钱。同样的,若有海外会员来纽约,也可询问当地是否有人提供接机、导游等服务。 基本上,「时间货币」仅限於在会员间通行,但若有需要,也可指定给他人使用。50岁的麦可经营一家家具店,平日工作十分忙碌,但仍是「时间银行」活跃会员。麦可有个80多岁的老妈妈,需要有人看顾,於是以他的时间点数,请会员陪伴老妈妈,带老妈妈上医院。 麦可和许多经商的「时间银行」会员一样,只要会员们持证上门,一律给予至少九折的优待,光是在纽约市就有百余家商店,给予时间志工折扣优待,包括地产仲介、室内装潢、干洗店、瑜珈教室、美发沙龙、爵士俱乐部、文具店、药房、货运公司、电召车、餐馆等。 「时间就是金钱」,在「时间银行」里,不论教育、地位、贫富,每项劳务时间都是等值,7岁小男童教老人上网,知名银行家帮人修电脑,他们所创造出的时间价值是一样宝贵。一群在全球各地的陌生人,藉著「时间银行」的人际网络,建立互惠的信任基础,各展所才,一个人力地球村正在扩大发展中。
http://www.timebank.org.tw/cn/custom_33437.html 希腊----修电脑换理发「以务易务」不景气 希腊千人注册「时间银行」 希腊----修电脑换理发「以务易务」不景气 希腊千人注册「时间银行」 修电脑换理发「以务易务」不景气 希腊千人注册「时间银行」 来源  苹果日报  蔡佳慧/综合外电报导  2012年06月05日   希腊推广交换劳务的「时间银行」网站成员,日前在雅典一处公园聚会,结识彼此。法新社【蔡佳慧/综合外电报导】深陷经济危机的希腊,政府为了是否退出欧元区而忙得焦头烂额,民众只能自力救济。民间除传统「以物易物」之外,现在连透过网站换取劳务时间的「以务易务」也正夯!     提供专长累积时数希腊民众现在透过「时间银行」网站,交换劳务。他们不花钱,而是花时间提供自己的专长,累积劳务时数,再拿来交换他人的服务。电脑工程师维西里斯说:「我帮忙修电脑,累积10小时,换取技工帮我装电话线、帮我理发、搬家,还上西班牙文课。」      「时间银行」概念起源自反资本主义,现却成了因应不景气的最佳对策。现年33岁的活动规划师帕帕度普洛说:「早就有时间银行,但鲜为人知,因为没人需要。」相反的,现在当地时间银行共有千名使用者注册,其中约200名为活跃用户。帕帕度普洛以自己为例,表示才刚帮人整理衣柜、规划使用空间,累积3小时的劳务额度。      1/4男1/3女陷忧郁另外,在雅典北方郊区的露天市集,民众从家中带来物品,与他人交换。市集筹办人库西斯说:「家里有米的人,可以换肉类或水果。这种事自古皆有,只是现在更有必要了。」     面对经济困境,希腊全国1/4男性和1/3女性已出现忧郁症倾向,自杀和身心疾病机率也大幅高涨,累计去年上半年自杀人数比前年同期增加4成,每天几乎都有自杀的新闻上报。今年4月,1名77岁退休独居老人在雅典市中心广场饮弹自尽,其遗书道尽民众心声,「我无法找出保有一丝尊严活下来的方式,只好结束生命。」 

欢迎大家报名参与时间银行 存时间 多帮手。 「时间币是金钱经济和社区经济的桥梁」 (bridging the economy of money and economy of community)。 将时间储存起来,存在每个人的银行帐户里,所存时间是可以交换。 「时间银行」是以工作的时间折算成交换的单位,在使用时我们称为「时间币」(time dollar或是time credit)。 时间原本是不能储存的 但现在透过时间银行就可以储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