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大家報名參與時間銀行 存時間 多幫手。 「時間貨幣是金錢經濟和社區經濟的橋梁」 (bridging the economy of money and economy of community)。 將時間儲存起來,存在每個人的銀行帳戶裡,所存時間是可以交換。 「時間銀行」是以工作的時間折算成交換的單位,在使用時我們稱為「時間貨幣」(time dollar或是time credit)。 時間原本是不能儲存的 但現在透過時間銀行就可以儲存起來。
最新消息

出行共享:移動互聯時代的出行選擇

 來源 :公益時報   2015-04-22  作者 : 高文興

談到駕車出行,除了“速度與激情”以外,讓大家更關心的可能是如何能夠更加經濟地到達目的地,在當下,面對擁擠的交通和因汽車尾氣造成的城市污染,“綠色出行”也成了時髦的辭彙。在這樣的背景下,“出行共用”在移動互聯網的技術支撐下變得蒸蒸日上。從Uber和Airbnb的野蠻發展可以看出,這種共用經濟正在崛起。而共用經濟最神奇之處在於,它不但為人們提供一種分享式的愉快體驗、重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且,它重新架構了一種欣欣向榮的商業模式來支撐這種分享的關係。

瑞典

奧迪APP讓你跟朋友“共用”豪車

奧迪的新計畫讓人們可通過APP和Beacon計算每月帳單,一輛車可以“分享”給三四位朋友或同事一起使用。
 

汽車共用計畫多半都是在鄰近地區內做短期的出租使用,但是在斯德哥爾摩的“微型分享”計畫卻有所不同:借由APP和能自動辨認駕駛的科技裝置,可以讓三五好友一起共用一臺車。

奧迪讓測試對象挑選車子並讓他們共用一或兩年,駕駛們可以隨時用手機預約開車或檢查油量,當人進入車內,系統就會自動感應鑰匙圈上Beacon發出的訊息,記錄開車里程,並依據資料分別統計每人的帳單。

奧迪和數位設計工作室Kram/Weisshaar花了一年的時間和駕駛者們共同研發出新系統的雛型。“我們希望能將它徹底地運用在生活中。”創辦人之一Weisshaar表示,“一開始,我們最害怕的就是如果兩個人同時想要用車怎麼辦,有趣的是,在測試中這情形從未發生過,很顯然,人們可以順暢地配合彼此的計畫表。”

就像其他共乘計畫,奧迪計畫的目的也是想消除車主的煩惱:保險服務、車子保養、洗車,還有瑞典會需要的雪地輪胎。“我們就是要將‘擁有一輛車’會碰到的各種繁瑣事項都擯除。”

奧迪選擇斯德哥爾摩作為測試地,主要是欣賞其“創新之都”的美名。瑞典人個個都是科技通,再加上具有分享的文化——他們分享度假小屋、分享桑拿浴,“分享”是瑞典的文化表現,所以選擇此處作為第一站再適合不過了。

同時,瑞典人也很欣賞車子的美感設計,即便他們不是真的需要擁有一輛車。Weisshaar說:“瑞典人不會想要開一臺被50個人用過髒兮兮的Mini,他們也不想要開一臺外面貼著‘共乘’貼紙的車,他們想要開的是漂亮又性能好的車。”

臺灣

Carpo提供出門另一種選擇
吳敬庭說,他以前就對“共用經濟”著迷,這也是他持續開發共乘及共載的平臺的信念,因為共用,能夠使社會上許多事情更有效率地進行,這是Carpo背後的信念。
 

Carpo共乘平臺是僅提供臺灣地區的共乘服務,操作非常簡單,使用Facebook登陸,輸入簡單的個人資料,就可以發佈資訊。只要填寫路線、提供的座位量及預定的說明和金額,即完成操作。

Carpo解決了安全性和方便性兩個問題。安全性方面,因為使用Carpo要經由Facebook的帳號進行登陸,在註冊時,也需在Carpo上輸入個人檔案,所以當使用者在Carpo平臺上找尋共乘對象時,也可以看到發佈者的Facebook,並且通過Carpo提供的個人檔案,就可以大略檢視對方是怎麼樣的人,由此過濾掉使用者覺得不佳的共乘對象。

方便性方面,Carpo開發了安卓系統的APP,讓使用者可以運用APP更快地進行搜索及流覽,並且隨手就可以發佈共乘資訊,若有人想一起共乘,用手機直接聯繫也比電腦快很多。

創始人吳敬庭發現,有一Carpo使用者發佈共乘資訊,要從宜蘭運送椅子到屏東,該使用者開放貨車的其他空間讓人載運貨物。而共載貨物的方式比共乘所要考量的因素還要少,還要簡單。他將此概念和原本Carpo結合,開發一個新的軟體“Q-BOX”,提供共同載運貨物的服務,創立一個更新的共用模式。

韓國

SoCar:從共用汽車到共用城市
 SoCar不僅僅實現了經濟方面的效益,而且也實現了環境方面的效益,因而它被評定為一家B Corporation,也是汽車業界第一次有企業獲得這一認證。
 

韓國人Jimahn發現,濟州島每年有大量遊客,但是那裏的人均收入卻是整個韓國最低的,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濟州島人均擁有1.15輛汽車,遠遠大於韓國全國人均0.45輛的平均值。為何如此?因為人們花很多錢養車,但是他們的汽車使用率卻非常低。這給Jimahn帶來了極大的機遇,他在濟州島設立公司,與那裏的居民逐漸建立互信關係,慢慢地有口皆碑,建立起汽車共用的社群。Jimahn和他的團隊擅用社交媒體,設計了一個非常精緻的APP——SoCar。打開這個APP,你可以看到其他SoCar用戶最近的使用記錄和他們的故事,而且這些故事會經由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體進一步傳播。

另一方面,Jimahn和他的團隊瞄準了20~30歲這個年齡層的消費者市場,因為這些年輕人大多都有駕照,但未必能買得起或養得起車,而共用汽車則可以幫助他們解決這方面的困擾。人們開始意識到,用車並不一定需要擁有,只要需要的時候能夠有辦法獲取即可。而手機以及3G/4G網路的普及,則使得這樣的想法變成可能。

SoCar成立一年多之後,正好新上任的首爾市市長樸元淳宣佈要讓首爾成為“共用城市”,大力推行單車共用以及汽車共用計畫,並且公開招標,邀請民間團體參與運營。SoCar參與投標,並且成為最終入選的兩個方案當中的一個。假如你現在到首爾旅遊,你會在一些公共停車場看到一些可以按小時出租的汽車,叫作NanumCar,就是SoCar與首爾市政府合作設立的汽車共用系統。

於是SoCar開始從濟州島發展到首爾。首爾是一座有超過1000萬人口的大都會,由於急速的都市化,引致許許多多的社會問題,包括住房、交通、就業、環境污染等。但這些問題本身也包含了許多機遇。Jimahn引述《城市的勝利》這本書裏的一句話說:“合作是人類文明得以致勝的法寶,也是城市得以存在的主要原因。”

比利時

“共用”綠色出行

布魯塞爾推行了4年的“電動車共用”專案也為解決交通擁堵帶來新思路,該專案結合新能源車輛的環保優勢以及租賃車輛的靈活性,有效提高了民眾出行效率,達到節能環保的目的。

在當地市政府和相關企業推動下,布魯塞爾街頭如今很容易找到電動車充電站點,路上也經常能看到零排放的電動車飛馳而過。有了這一共享專案,許多人也不再需要為簡單地出行而花大筆錢購買和保養車輛。

據參與這一專案的Zen Car公司工作人員介紹,專案的根本理念在於實現電動車共用。兩年多來,當地電動車的使用人數不斷增多,公司也在逐步增加電動車數量並增建充電站點。

這家公司的客戶可隨時在任一站點預定和提取車輛,在約定時間內將車返還即可。根據公司公佈的數據,一輛實現共用的電動車,最多可滿足20名司機不同時間段的使用,從而大大緩解城市交通擁堵。

該公司工作人員還說,電動車具有零排放、噪音低、易操作等優點,一輛充滿電的電動汽車續航能力可達120公里,完全能滿足布魯塞爾市內交通需求。

(高文興/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