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报名参与时间银行 存时间 多帮手。 「时间货币是金钱经济和社区经济的桥梁」 (bridging the economy of money and economy of community)。 将时间储存起来,存在每个人的银行帐户里,所存时间是可以交换。 「时间银行」是以工作的时间折算成交换的单位,在使用时我们称为「时间货币」(time dollar或是time credit)。 时间原本是不能储存的 但现在透过时间银行就可以储存起来。
最新消息

出行共享:移动互联时代的出行选择

 来源 :公益时报   2015-04-22  作者 : 高文兴

谈到驾车出行,除了“速度与激情”以外,让大家更关心的可能是如何能够更加经济地到达目的地,在当下,面对拥挤的交通和因汽车尾气造成的城市污染,“绿色出行”也成了时髦的辞汇。在这样的背景下,“出行共用”在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支撑下变得蒸蒸日上。从Uber和Airbnb的野蛮发展可以看出,这种共用经济正在崛起。而共用经济最神奇之处在於,它不但为人们提供一种分享式的愉快体验、重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且,它重新架构了一种欣欣向荣的商业模式来支撑这种分享的关系。

瑞典

奥迪APP让你跟朋友“共用”豪车

奥迪的新计画让人们可通过APP和Beacon计算每月帐单,一辆车可以“分享”给三四位朋友或同事一起使用。
 

汽车共用计画多半都是在邻近地区内做短期的出租使用,但是在斯德哥尔摩的“微型分享”计画却有所不同:借由APP和能自动辨认驾驶的科技装置,可以让三五好友一起共用一台车。

奥迪让测试对象挑选车子并让他们共用一或两年,驾驶们可以随时用手机预约开车或检查油量,当人进入车内,系统就会自动感应钥匙圈上Beacon发出的讯息,记录开车里程,并依据资料分别统计每人的帐单。

奥迪和数位设计工作室Kram/Weisshaar花了一年的时间和驾驶者们共同研发出新系统的雏型。“我们希望能将它彻底地运用在生活中。”创办人之一Weisshaar表示,“一开始,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如果两个人同时想要用车怎么办,有趣的是,在测试中这情形从未发生过,很显然,人们可以顺畅地配合彼此的计画表。”

就像其他共乘计画,奥迪计画的目的也是想消除车主的烦恼:保险服务、车子保养、洗车,还有瑞典会需要的雪地轮胎。“我们就是要将‘拥有一辆车’会碰到的各种繁琐事项都摈除。”

奥迪选择斯德哥尔摩作为测试地,主要是欣赏其“创新之都”的美名。瑞典人个个都是科技通,再加上具有分享的文化——他们分享度假小屋、分享桑拿浴,“分享”是瑞典的文化表现,所以选择此处作为第一站再适合不过了。

同时,瑞典人也很欣赏车子的美感设计,即便他们不是真的需要拥有一辆车。Weisshaar说:“瑞典人不会想要开一台被50个人用过脏兮兮的Mini,他们也不想要开一台外面贴著‘共乘’贴纸的车,他们想要开的是漂亮又性能好的车。”

台湾

Carpo提供出门另一种选择
吴敬庭说,他以前就对“共用经济”著迷,这也是他持续开发共乘及共载的平台的信念,因为共用,能够使社会上许多事情更有效率地进行,这是Carpo背后的信念。
 

Carpo共乘平台是仅提供台湾地区的共乘服务,操作非常简单,使用Facebook登陆,输入简单的个人资料,就可以发布资讯。只要填写路线、提供的座位量及预定的说明和金额,即完成操作。

Carpo解决了安全性和方便性两个问题。安全性方面,因为使用Carpo要经由Facebook的帐号进行登陆,在注册时,也需在Carpo上输入个人档案,所以当使用者在Carpo平台上找寻共乘对象时,也可以看到发布者的Facebook,并且通过Carpo提供的个人档案,就可以大略检视对方是怎么样的人,由此过滤掉使用者觉得不佳的共乘对象。

方便性方面,Carpo开发了安卓系统的APP,让使用者可以运用APP更快地进行搜索及流览,并且随手就可以发布共乘资讯,若有人想一起共乘,用手机直接联系也比电脑快很多。

创始人吴敬庭发现,有一Carpo使用者发布共乘资讯,要从宜兰运送椅子到屏东,该使用者开放货车的其他空间让人载运货物。而共载货物的方式比共乘所要考量的因素还要少,还要简单。他将此概念和原本Carpo结合,开发一个新的软体“Q-BOX”,提供共同载运货物的服务,创立一个更新的共用模式。

韩国

SoCar:从共用汽车到共用城市
 SoCar不仅仅实现了经济方面的效益,而且也实现了环境方面的效益,因而它被评定为一家B Corporation,也是汽车业界第一次有企业获得这一认证。
 

韩国人Jimahn发现,济州岛每年有大量游客,但是那裏的人均收入却是整个韩国最低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济州岛人均拥有1.15辆汽车,远远大於韩国全国人均0.45辆的平均值。为何如此?因为人们花很多钱养车,但是他们的汽车使用率却非常低。这给Jimahn带来了极大的机遇,他在济州岛设立公司,与那裏的居民逐渐建立互信关系,慢慢地有口皆碑,建立起汽车共用的社群。Jimahn和他的团队擅用社交媒体,设计了一个非常精致的APP——SoCar。打开这个APP,你可以看到其他SoCar用户最近的使用记录和他们的故事,而且这些故事会经由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体进一步传播。

另一方面,Jimahn和他的团队瞄准了20~30岁这个年龄层的消费者市场,因为这些年轻人大多都有驾照,但未必能买得起或养得起车,而共用汽车则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方面的困扰。人们开始意识到,用车并不一定需要拥有,只要需要的时候能够有办法获取即可。而手机以及3G/4G网路的普及,则使得这样的想法变成可能。

SoCar成立一年多之后,正好新上任的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宣布要让首尔成为“共用城市”,大力推行单车共用以及汽车共用计画,并且公开招标,邀请民间团体参与运营。SoCar参与投标,并且成为最终入选的两个方案当中的一个。假如你现在到首尔旅游,你会在一些公共停车场看到一些可以按小时出租的汽车,叫作NanumCar,就是SoCar与首尔市政府合作设立的汽车共用系统。

於是SoCar开始从济州岛发展到首尔。首尔是一座有超过1000万人口的大都会,由於急速的都市化,引致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包括住房、交通、就业、环境污染等。但这些问题本身也包含了许多机遇。Jimahn引述《城市的胜利》这本书裏的一句话说:“合作是人类文明得以致胜的法宝,也是城市得以存在的主要原因。”

比利时

“共用”绿色出行

布鲁塞尔推行了4年的“电动车共用”专案也为解决交通拥堵带来新思路,该专案结合新能源车辆的环保优势以及租赁车辆的灵活性,有效提高了民众出行效率,达到节能环保的目的。

在当地市政府和相关企业推动下,布鲁塞尔街头如今很容易找到电动车充电站点,路上也经常能看到零排放的电动车飞驰而过。有了这一共享专案,许多人也不再需要为简单地出行而花大笔钱购买和保养车辆。

据参与这一专案的Zen Car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专案的根本理念在於实现电动车共用。两年多来,当地电动车的使用人数不断增多,公司也在逐步增加电动车数量并增建充电站点。

这家公司的客户可随时在任一站点预定和提取车辆,在约定时间内将车返还即可。根据公司公布的数据,一辆实现共用的电动车,最多可满足20名司机不同时间段的使用,从而大大缓解城市交通拥堵。

该公司工作人员还说,电动车具有零排放、噪音低、易操作等优点,一辆充满电的电动汽车续航能力可达120公里,完全能满足布鲁塞尔市内交通需求。

(高文兴/编译)